北海新闻_北海新闻资讯网
随机广告位,欢迎访问北海新闻网!

艾诚对话戴自更:那些敢于冲撞社会环境的英雄

时间:2019-04-15 15:01 来源:www.66growing.com 作者:北海新闻网 浏览:107次
“我们这代人,骨子里还是理想主义者,有多少能耐就做多少事情。觉得自己是在做符合良知有力所能及的事,这就够了。”

戴自更曾说,他非常喜欢鲁迅的一句话:“肩住黑暗的闸门,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”。

如今,人到中年的戴自更仍然不改先前偏爱的信念。在2019年3月21日的“寻找中国创客”第五季启动峰会上,他说他还很喜欢茨威格的一句话:“那些被人们高高举动,推进殿堂的英雄,都是无一不有强烈的个人意志与跌荡的历史宿命的碰撞,成就一代伟业。”

提到自己喜欢的那些被他视为“人生底色”的名言,从他眼镜下面澎湃着的眼神中可以发现,这位留着一头飘逸长发的斯文大叔,文质彬彬的外表下,藏着一颗“叛逆”的心。

戴自更的叛逆还要从17岁那年说起。那一年,宁波的渔村少年接到了人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坐了27个小时火车,戴自更来到了北京。他说,大学生涯几乎改写并奠定了他人生的底色。“人大给了我好多知识,让我想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,活着就是要改变点什么。”

找到人生的方向,“叛逆”的种子在戴自更的心扎下了根,此后,他愈发地成长为了一个“心里尖锐、有锋芒”的有志青年。

这个世界存在着很多团不明朗的黑暗,很多“宿命”与格局,大多数人入世时会选择“变得圆滑”来与之磨合,而少部分人愿意冲撞社会、冲破黑暗,去迎接宽阔与光明,去“改变点什么”,他们,最终能“成就一代伟业”,能成为英雄。戴自更欣赏他们,鼓励他们,为他们热泪盈眶。

戴自更本身恰恰也是其中一员。

作为“中国报业创新青年”,戴自更秉承着“办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报纸”这份初心,以及“真善美”的创刊理念,创办了《新京报》。他说,他创《新京报》的目的是“说真话、讲真相”,告诉人们真相是什么,以及这些事情的真相对社会、对个人意味着什么,“提供出进步的、美好的价值判断”。

2003年,诚恳、真实的《新京报》一经问世,就成为了北京市场版数最多的综合性大型日报,拿下无数辉煌奖项:“中国最具投资价值的媒体”、“中国最有成长潜力的媒体”、“中国最新锐报纸”、“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时政报纸”……

十几年后,这位曾被授予“中国传媒业30年风云人物”、“影响中国十大传媒领军人物”、“中国版权产业风云人物”等诸多称号的《新京报》创始人摇身转型,成为“中国企业创投先生”,戴自更带着《寻找中国创客》,再次风生水起。

梦开始的地方

艾诚:不管您曾经做《新京报》的创始人,还是今天成为《寻找中国创客》的发起人以及北京文投的总经理,都坚持三个字的理念,“真善美“。秉承着这样的理念,您认为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中国创客?您又为什么要寻找中国创客?

戴自更:我觉得中国一直是一个相对来说缺乏创造力的国度。

艾诚:何以得出这样的结论?

戴自更:我们这么多年来的历史都是稳定的,或者说的不好一点,是因为长期的专制,人的思维方式一般会比较固化,大家天然地喜欢服从去做一些事情,而不是说独立自主地去想去做。创客或者创业这个事情,可以改变我们整个社会的一个意识。我不是说现在的社会不好,但是我们的个性还有创造力,始终一直得到一些压制。所以说,我觉得《寻找中国创客》是个契机。

艾诚:《寻找中国创客》已经开始第五季了,前后五季中有将近9000多个项目在这个平台上去进行展示。他们展示的这些过程有成功有失败,是不是也会提醒您,当年创立《新京报》的这些初心和当时的故事?

戴自更:这么些年下来,我接触了很多创业项目,也跟很多创业者有过特别深度的交流。其实,我当时办《新京报》,失败的可能性也非常大。但是我觉得,如果你不尝试一下,怎么知道你能不能成功? 当时我办报纸的时候,其实就心目中有一个想法,办一份能够相对其他媒体来讲,新闻特性更强、更有相对的一些独立思维方式的这么一个东西,但是我一直不知道,这个东西能够走多远。

艾诚:您作为发起人,其实还身兼着像北京文投总经理等工作,但依旧决定为这个时代的创客搭建一个平台。9000多个项目在您的眼前走过,您会最欣赏什么样的创始人?同时,您又会选择什么样的创始人作为投资标的?

戴自更:其实我在创投的时候,定过一些标准,第一点,还是要有点理想情怀的人。他的所有的想法,包括他的创业,不是为他自己在奋斗,而是想改变些什么东西,包括改变外部世界,包括改变别人的生活方式。我搞报纸的时候也是一样的,创业都是从利他出发,才能最后利己。我从很多创始人的身上,找到了一些原来我自己的影子。

“擅自离职”的掌门人?

随着移动智能科技的进一步发展,移动终端愈发普及,碎片时间也愈发增多,人们越来越多利用移动终端新闻APP来获取实时资讯。社交媒体作为一种新兴的新闻信息载体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代,众多门户网站、传统媒体以及互联网巨头如雨后春笋般在其平台上进行数字化延伸,竞争日渐白热化。

十年间,微信公众号改变了我们的阅读习惯,“今日头条”、“财新网”、“澎湃新闻”等APP接连上线,“新浪微博”成为了热搜榜的发源地。

媒体格局的变化宛如沧海桑田,传统媒体受到的冲击是巨大的。很快,纸媒成断崖式下跌,传统媒体的兴旺时代随之成为京华往事,许多小规模的报社也不得不坦然接受各种关于停刊的消息。动荡中,《新京报》是为数不多坚守矗立着的一员。

2015年,由新京报传媒研究推出的一篇名为《永远不要忘记我们为什么出发》的专访将戴自更推向“道德的至高点”。文章中清晰地写着“新京报就是戴自更的理想,也是他的事业。”

然而,2年后的8月,又一篇名为《新京报社长戴自更离职,曾称“媒体是时代的照明灯”》的文章在媒体界引起巨大漩涡,这一次,这篇文章将戴自更推向了“道德的风口浪尖”。

戴自更是否真的“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出发”?

戴自更:我觉得世界上适合做某一类东西的人,可能不是固定的,这个第一点。第二点,做任何的事情还是有门槛的。这两个听起来有点矛盾,实际上好像,你学的某一个专业未必就是你未来要从事职业的方向。像阎焱说了,他以前学航空发动机的,最后又学了社会学,但他后来搞的是投资。像熊晓鸽原来就是个媒体人,学的就是新闻,现在也在做投资。所以说我就说,没有一成不变的,关键看你自己怎么来定位自己了,怎么才能把你的专业给补回来。

那么戴自更是如何定位自己的?

雪山处处埋忠骨——全国援藏展览馆里的清明追思

雪山处处埋忠骨——全国援藏展览馆里的清明追思

新华社拉萨4月5日电雪山处处埋忠骨——全国援藏展览馆里的清明...

李四光的四大地震带宁安天气预报

李四光的四大地震带宁安天气预报

李四光的四大地震带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...